中共四川省委政法委主管  四川省法学会主办  四川法制网承办   会员登陆 | 会员注册  | 投稿邮箱:scsfxw@126.com | QQ群:155342566
中国法学会 法制日报 四川日报 四川长安网 四川法制网
 成都  绵阳  德阳  乐山  宜宾  自贡  内江  遂宁  广元  雅安  广安  南充  达州  资阳  攀枝花  眉山  巴中  泸州  凉山  甘孜  阿坝
漫漫普法路 拳拳为民情
2015-10-15 14:49:40 来源:巴中市法学会 作者:史映平 张远忠 【 】 浏览:2192次 评论:0
 
——记四川巴中三汇司法所黄瑜
 
    三汇司法所,座落在巴蜀大地一个群山环抱的小镇角落,一幢修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斑驳小楼,每天却面对着一起起普法宣传教育,一件件民间纠纷,一个个需要法律援助的贫困群众。这些看起来是繁琐的“家务小事”,但关系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,关系到社会稳定,关系到党和政府在老百姓心中的公信力。1987年,一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姑娘却毅然走进了这座小楼,在里边一呆就是27年,用青春和汗水在大山深处留下法的足音,她就是三汇司法所所长黄瑜。
 
女汉子:普法之路不怕累
    三汇司法所承担着义兴、玉井、三汇和上八庙镇共4万余人的依法治理工作。1994年,正值“二五普法”关键时期,老所长卢仕云突然离世,工作的重担落在了黄瑜肩上。当时,她的小孩才刚满4个月,还在襁褓中嗷嗷待哺,但她顾不上刚休完产假,背上孩子就走上了工作岗位。附近村民只要见到崎岖的乡小路上一位手提普法包,身背孩子的女人,就知道是黄瑜普法来了。
山区道路多为泥泞小道,要到各村开展普法宣传,只有徒步前往,一个来回基本上就是一天。有一次,黄瑜和乡干部到最远的义兴镇清泉村普法,回家时已经是10天后。一起下乡的男干部都觉得这种条件十分艰苦,她却丝毫不觉得累,白天忙着给村民宣传土地法、民法等法律知识,晚上哄睡孩子后还要备课到十点多。一位乡干部曾在干部会议上感叹说:“她真是一名名副其实的‘女汉子’!”当大家都把目光注视向她时,她当时只是淡淡的一笑,其实她心里的那份心酸只有她自己明白。她常说,她这一生最愧对的人是丈夫和孩子。
 
 大好人:人民调解莫说苦
    2009年5月的一天,中午1点刚过,司法所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,“黄所长,快点来高观村,我们这都快打起来了!”高观村支部书记陈某在电话中急切地说道。黄瑜放下电话,赶紧上街拦了辆摩托,一路颠簸着向高观村驶去。
经过了解,原来是高观村村民陈通杰家养的狗咬伤了邻居家小孩的脚,老陈只同意支付30元医药费,而小孩父母嫌钱少,双方准备大打出手。黄瑜当即将双方分开,分头进行劝说,但谁也不愿让步。凭着女性的直觉,黄瑜想,双方是因为怕在对方面前丢面子的思想在作怪。于是,她在与小孩家属单独劝解的时候,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100元钱给小孩的父母,并告诉他们这钱是老陈给的。第二天,她又自己出钱买东西以老陈的名义去看望小孩,小孩的父母终于松口同意调解。接着,黄瑜找到老陈,宣传相关民事法律法规,指出养狗伤人应付的责任。最后,双方终于成功调解。当双方明白了调解过程的真相后,都感激地说:“黄所长,要不是您,真不知会闹出什么大乱子!”
有人说,调解工作就是“没权没钱跑断腿,不吃不喝磨破嘴”的苦差事,但黄瑜却总是说,苦中也可以寻到乐,这个“乐”就是群众和谐的笑脸。据统计,27年来,黄瑜直接参与调解各种民间纠纷达535件,调解成功率达98%,没有一例因调解不及时、方法不得当、引用法律条文不正确而导致矛盾激化或民转刑事件的发生,这里面无不渗透着她的心血和辛劳。
 
及时雨:法律援助解民忧
  三汇片区是个经济还不发达的农业山区,每年外出务工农民近三万多人次,一些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往往因“打不起官司”而自认倒霉。
  2013年4月,玉井乡玉女村农民何家银随包工头吴某到大连做外墙涂料。工作时,不慎从六层楼高的脚手架上掉下,造成脚手骨折,住院治疗前后花去医疗费32万元,被鉴定为5级伤残。但吴某在出事后支付给何家银2万元后就再也无法取得联系。
  黄瑜知道此事后,主动上门帮助何家银申请法律援助,并亲自援助办理。2013年5月,当得知吴某可能还在大连做工程时,黄瑜便只身去找吴某。为节约差旅费,她每天住廉价的小旅馆,啃东北大馒头,穿梭在吴某可能出现的各个工地。最终,在第三次上辽宁时,黄瑜查到吴某在大连开的一家公司,终于找到了吴某。经过5天的协商,吴某最终赔偿何家银各项费用共计59万多元。
这些年来,黄瑜参与办理诉讼、非诉讼法律援助案件多达180多件,接待群众来信、来电、来访16000余人次,解答法律咨询10多万人次,代写各类法律事务文书1300余份。
 
红旗手:社区矫正育新人
  社区矫正是对社区服刑人员实施的刑罚执行方式。面对形形色色的社区服刑人员,大多数人都避而远之,但黄瑜虽是弱女子却展现出了“男汉子”的一面,不仅坚定的维护着法的威严,同时也展现着法的柔情。
  2013年8月的一天,玉井乡社区服刑人员王某(17岁)的母亲给黄瑜打了一个电话,让黄瑜很揪心。电话还没说上几句,王某母亲就哭着说,“我们做父母的管不了我儿子,打电话要么不接,要么就挂了,你帮我们管管嘛”。
  第二天一早,黄瑜便到巴城的一家餐馆找到了王某,以一个母亲的身份对其语重心长的谈心,原来是其父母认为上学时不好好学习,而且他们在他身上用了很多钱,现在他在餐馆打工,随时都让他把挣到的钱交出来,父母的做法让他反感,产生抵触情绪。当黄瑜知道原由后,又与其父母也进行了说服教育,母子俩都表示改掉错误,王某表示以后一定好好改造,重新做人。
  三汇镇长滩村村民李某在2009年因盗窃罪被判3年有期徒刑,刑满释放后,回村后,由于村里耕地紧张,承包地已被他人耕种,李某感到无着落,产生了破罐子破摔的念头,准备外出流荡。当黄瑜了解到情况后,马上找李某谈心,做思想工作。随后,又找到该村干部协商解决办法,最后终于为李某落实了承包地。
  自《社区矫正实施办法》颁布实施以来,黄瑜负责监管社区服刑人员和刑满释放人员无一例重新违法犯罪。
  27个春秋既漫长而又短暂,如今的黄瑜已被司法所的岁月磨去青春韶华,雕刻成一位憨厚朴实的中年妇女,留下的是一个个获奖证书和荣誉称号,她曾21次被市、区司法局评为“先进工作者”,13次被评为“三八红旗手”。正是由于她的痴情与热忱,赢得了山区群众对司法行政的拥护和尊敬”。
Tags:
责任编辑:杨智鸿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网友关注排行
法学
专题
热点
动态